杨寿洒卡网>> 财经>> 二环黄金地争议未休 中信国安百亿投入恐打水漂

二环黄金地争议未休 中信国安百亿投入恐打水漂
时间:2019-11-06 16:19:42

北京的二环路,只有一个项目仍在开发中,价值数百亿美元,已经停滞了六年。

庄胜二期a-g地块位于宣武门附近,已成为信达投资、中信国安和北京庄胜之间悬而未决的结。

2019年9月12日,《时代周刊》记者来到国安政府二期工程现场。几栋面向街道的建筑主体已经封顶,外墙上的电梯载着装修工人来回走动。在宣武门,离天安门广场只有两公里,这些未完工的建筑非常突出。

保卫该项目的保安告诉时代周刊,目前每天大约有300名工人进出施工现场,该项目预计在两年内完成。

国安政府二期工程地块属于庄胜二期a-g地块之一。后者的开发商是北京信达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房地产”)。据了解,庄胜二期占地71800平方米,预计该行业价值超过400亿元。

2013年至2017年,北京庄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庄胜”)和中信国安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信国安”)就庄胜二期a-g地块所有权多次向法院提起上诉。

9月2日,经过两年半的审判,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4月20日驳回中信国安的执行异议。

相关裁决

这意味着中信国安在庄胜二期土地项目的权益归属纠纷中再次破裂。

中信国安曾向媒体表示,自接管以来,已投资100多亿元用于庄胜二期地块的拆迁改造。中信国安这次败诉,上述投资将难以收回,其投入的资源将更加难以实现。

二环路黄金地段之争

据资料显示,庄胜二期地块的权益最初属于北京庄胜。由于资金链断裂,北京庄生于2010年以27.3亿元的价格将该项目转让给中国信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达投资)。双方同意信达将投资建设信达房地产开发庄胜二期地块,而北京庄胜可以增资获得信达房地产20%的股权。

2011年11月,信达投资以13.6亿元的价格将信达房地产100%股权转让给中信国安。中信国安还接受了信达地产的全部债务,包括信达投资以股东贷款形式向信达地产发放的贷款本息,共计23.19亿元。

然而,根据双方此前的协议,在信达投资并转让信达家园之前,北京庄生应该拥有信达20%的权益。信达将信达房地产的所有权益转让给中信国安的投资违反了双方的协议,这也成为北京庄生、中信国安和信达投资纠纷的根源。

2015年1月,北京庄生向北京高等法院起诉信达投资和中信国安,要求撤销信达地产股权转让协议。北京庄生认为,信达投资在未参与项目公司并获得20%股权之前,不得将临时以其名义注册的项目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转让给他人。

《泰晤士报》记者注意到,在北京庄生与中信国安就项目权益归属发生争议期间,庄生二期的土地价值已经超过了27.3亿元的原成交额。

9月19日,易居研究所所长颜跃进告诉《泰晤士报周刊》记者,2013年和2015年至2016年间,北京市区房价大幅上涨。庄胜二期地块位于宣武区核心,价值很高,从现在开始每年都可以保持正增长。

根据中国100个城市的住房价格报告,北京的新房价格在2010年为20,340元/平方米,在2015年为27,662元/平方米。房价的真正上涨是在2015年之后。到2019年8月,北京新建商品房价格将达到46,738元/平方米。从具体地区和行业来看,宣武门地区二手房的平均价格基本需要达到15万元/平方米,新房更高。

9月12日,国安政府附近的一家连锁机构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国安政府二手房的交易价格已经达到每平方米17万至18万英镑。

新闻稿结束时,《时代周刊》记者注意到,国安政府的项目介绍仍在中信国安官方网站上展示。

“东临琉璃厂古中央商务区,面对700多个历代著名的居住场所。政府大门正对面的地方是中国教育部的前身——清政府所在地。近10所著名大学已经聚集在一起。”官方网站上说。

中信国安再次折戟

经过两年多的审判,2017年3月24日,最高法院于2015年1月对北京庄生的诉讼作出裁决。

判决结果表明,信达房地产将在判决生效后10天内,将庄胜二期a-g(乙)地块的项目权益返还给北京庄胜,并移交项目资料。由于信达房地产的全部股权已经转让给中信国安,中信国安实际上需要将项目股权返还给北京庄胜。

此外,法院还裁定信达投资应在判决生效后10天内向北京庄胜支付10亿元罚款,而北京庄胜应在判决生效后10天内向信达投资返还22.09亿元和5.28亿元罚款。

判决后,2017年3月25日,北京庄生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同年4月20日,中信国安反对北京庄生的强制执行申请。

经过两年多的等待,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9月2日驳回了中信国安于2017年4月20日提出的上述执行异议。

根据《时代周刊》记者获得的上述判断,北京第三中学认为,中信国安要求确认其在庄胜二期a-g(除了B)地块的权益,不执行权益和项目信息,是对原判断的异议,而提出执行目标的错误实际上是不执行行为本身,而是行为依据。中信国安的诉讼请求与原判决相关,不符合上述起诉异议执行的法律条件。它应该被拒绝。可以按照审判监督程序申请再审。

9月19日,北京太平洋世纪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仁对《时代周刊》记者进行了分析。反对执行是要求明确排除执行。同时,排除请求与最初的判决无关。它可能是第三人,或其他第三人的权利或执行过程中的其他问题。因此,北京第三中学的判决是合理的。

郭仁的律师还表示,如果他对北京高等法院的判决不满意,中信国安也可以向法院申请再审。

9月19日,北京东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宋丽律师也对《时代周刊》记者表示,中信国安可以根据审判监督程序申请再审,但中国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提起再审有时限,一般应在判决生效后六个月内提起,个别案件可以在知道或应该知道后六个月内提起。根据目前的情况,如果中信国安没有在上述期限内提交再审申请,将很难申请再审。

9月12日,《时代周刊》记者来到庄胜光诚办公楼11楼北京庄胜公司物业接待处,试图根据判断结果查询庄胜二期地块权益数据的归还进度。对方要求记者通过电话与总部直接沟通。致电北京庄胜总机后,对方告知记者,公司目前有专人处理此事,并拒绝接受媒体采访。

至于北京第三中学的判决,《时代周刊》记者9月20日拨通了中信国安总部的电话,但对方表示暂时无意接受采访。

金融形势严峻。

“庄胜二期实际上已经在中信国安投入运营,而地块的拆除、建筑的出售和开发也正在中信国安进行。目前,由于资金问题,两位股东仍在谈判和沟通。目前还不知道国安政府第二阶段将于何时进入市场。”9月12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房地产从业者告诉《时代周刊》。

中信国安此前对媒体表示,除了斥资13.6亿元收购庄胜二期工程的权益外,还投资了100多亿元进行地块项目的拆迁改造。

北京市高级法院2017年3月的判决以及北京市第三中级法院最近驳回中信国安对执行的异议,无疑使得中信国安难以收回前期投入的数十亿美元,现在通过销售项目提取资金更加困难。

值得注意的是,中信国安集团目前流动性紧张。国安政府的现金牛短期内无法兑现,进一步增加了集团的财务负担。

根据中信国安集团发布的2019年半年度报告,截至6月30日,集团资产总额为1844.91亿元,负债总额为1606.6亿元,资产负债率为87.08%,高于2018年底的86.11%。

在现金流量方面,上半年集团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3.8亿元,筹资活动现金净流出59.95亿元,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入16.82亿元,现金净增加-47.5亿元。截至6月30日,集团现金余额为43.18亿元,较2018年底减少30.11亿元。

就在今年4月,中信国安还请求中国银监会在流动性问题上给予帮助。其在中信国安、中国和葡萄牙以及白银有色金属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被金融机构冻结。第三方信用评估机构的联合信用也降低了对中信国安集团的评估。

“前段时间,国安政府项目的第二阶段也通过金融产品出售。在后一阶段,财产被移交,如果没有空间,利息被退还。现在,这种财务管理已经停止。”上述高级房地产从业人员告诉《时代周刊》记者。

9月12日,《时代周刊》记者来到位于海格国际大厦一楼的国安政府项目销售办公室,发现销售办公室已经关闭。上述高级房地产从业人员告诉记者,售楼处几个月前已经搬至国安政府一期大楼底层,只是提前预约接受接待。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编辑:匿名)

上一篇:亦庄二手商办房源两年半降了三成 住宅也“补跌”|探访

下一篇:外国人士:“中国扶贫经验值得世界学习”